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公益活动信息公开研究成果相关制度English
首页 >> 樊纲:明年通胀不会太高

樊纲:明年通胀不会太高

2013-03-03 14:33:03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在第八届上海理财博览会上表示 明年通胀不会太高

“虽然通货膨胀来得有些突然,但也不必过于担忧,通胀不会高到2006~2008年那样,有6%以上的程度。”著名经济学家樊纲11月18日下午在出席第八届上海理财博览会高层论坛发表演讲时表示。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4.4%,大大出乎市场预料,人们普遍感受到物价上涨的迅猛。

输入性高通胀

“很难用宏观经济过热来解释中国目前面临的价格上涨,中国经济增长虽然强劲,但没有热到足够导致高通胀的程度。”樊纲说,“既然价格上涨不是由全面过热引起,也就不需要全面严厉的紧缩政策。”

樊纲进一步分析,价格上涨也很难用国内食品市场供需来解释,中国今年仍是一个丰收年,秋粮达到历史最高产量,国内大宗商品供求关系较为稳定。因此目前中国的通胀主要还是由国际粮价大幅上涨引起的输入性通胀。

此外,预期也推动了国内通胀。美国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出台后,世界流动性增加预期就形成了,紧接着形成中国外汇资本流入预期,从而导致通胀预期增大,这也会影响国内价格,而这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输入性的。

樊纲认为,中国不会重蹈几年之前的高通货膨胀,一方面世界粮价涨价没有那时剧烈,而且世界经济流动性也没有那时强。即便美国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流出的货币也不会很多,因为如今货币周转速度已经大大减慢。

对于高通胀,政府应有何作为?“我个人不相信现在还能用那种行政手段来控制物价了,事实上这已经做不到了,政府要从宏观上、总量上进行调整,进一步控制货币供应量,并对最低收入阶层进行适当的保障等等,把通货膨胀影响降低到最低的程度。

准备金率仍有调整空间

樊纲指出,当前中国M2总量和GDP的比率高达190%左右,而这大部分由外汇流入造成。“例如,大家普遍预期人民币升值,只要个人将手中美元换成人民币,央行就得发出人民币,而且是1美元换成近7元人民币,这直接导致基础货币增加。央行就必须用对冲来控制流动性”。

樊纲说,央行一方面发出钞票,另一方面冻结住它,不让流动性泛滥。

今年央行已经连续3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目前部分银行准备金率已经达到了18%,成为“国际之最”。

樊纲称,准备金率的调整并不一定是为了紧缩,而主要是对冲掉因外汇不断进来而新增加的货币发行。除了准备金率,央行将大量央票卖给商业银行,用央票控制流动性。货币当局还采取行政手段,控制商业银行的贷款额度。

据樊纲测算,大约发行出来的1/4货币是被锁定了。

央行是否会继续提高准备金率?樊纲认为,虽然目前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是世界最高水平,但中国与其他国家不一样,仍有提高的余地。况且,我国准备金包括法定准备金,这部分央行是对商业银行支付利息的。

明年增长8%、9%

樊纲对中国经济增长表示乐观:“中国今年的增长不是问题,甚至还有点过热,今年很可能是10%以上的增长,但增长不是越快越好,太快了,过热了,出现泡沫了还得采取措施。增长速度保持在8%、9%的水平上既不会有高通货膨胀,也不会有高通货紧缩,这叫稳定地增长。这是为什么宏观经济政策年初要适当调整,包括对房地产业调整,都是为了让经济更稳定一点。”

樊纲预计,2011年GDP增长也会保持在8%、9%的水平。

“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首要因素是企业投资,目前已经开始恢复;其次是房地产投资的增长,而目前房地产投资增长在36%左右。”樊纲指出,“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不一定就意味着房地产投资会出现大幅下降,房地产调控对投资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几个大城市,对二三线城市基本没什么影响。”

房价稳定就好

樊纲认为,中国吸取各国的经验教训严防资产泡沫、特别是楼市泡沫的做法是正确的,如果泡沫大了再让它破了,那造成的影响太大,像这次美国影响就非常广泛。如果把泡沫遏制在萌芽状态之中,在刚形成趋势的时候就抑制住,甚至有些措施可能大家不喜欢但还是值得做的。而可能美国和其他一些市场经济国家就没有其他办法,所以只能看着那个泡沫鼓起来,最后自然破掉引起大规模的震荡。

“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没必要按照那个模式继续走,我们如果承认有监管的必要性而现在市场经济又有需要的话,我们为什么不及时采取措施防止这个波动呢?”樊纲说,“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的政策当然起到作用,现在至少楼市稳定下来了,虽然还没降到大家所希望的水平,但现在至少不涨了,泡沫不继续鼓起来了。最可怕的是涨势不减,今天2.1万元/平方米、后天2.3万元/平方米,那样就危险了。如果中国要来一个大的楼市泡沫然后再破掉,那中产阶级、低收入阶层受到的影响将更厉害。”

樊纲表示现在楼市价格稳定住了,稳定下来就是好事。看楼市一定要看全国的楼市,稳定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樊纲认为,上次政策调整,房价在半年至8个月以后开始出现松动的,这次时间也许会更长一点。这次现房不是很多,多数的楼盘是去年刚开工的,还是在建过程中,所以房地产商也不急着卖房子。应该说高档楼盘现在开始打折了,中低档房如果价格原来不是很高的话,调整的空间相对也就少一点。当然,这取决于很多因素,房地产永远是地方因素,涉及到地块、位置、当地人的收入等,永远是一个地方性的市场。

 

人民币小步升值

关于人民币升值的问题,樊纲认为,升值趋势较难改变。但他不主张所谓的一步到位升值。“一步到位最大的问题是谁知道这个位在什么地方,今天到位了明天又动了,汇率是动态的,而不是固定的,所以到不了位。现在还看不到有大幅升值的可能”。他认为小步升值较为稳妥,憋着不动也不是办法,可能会更为被动。

樊纲说,“有两个误区一定得想清楚,第一汇率不是自己的事情,汇率就是两个货币之间的关系,是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关系,不是自己家里的事。前几个月危机还没有过去,企业还没有恢复到正常情况,出口降低了多少,有人说我们不应该升值,应该贬值。问题是外贸出口是在危机当中下降了10%、20%,可你的竞争对手下降了30%、40%。你说你该不该升值,因为汇率是两者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你自己的绝对值,是一个比率,取决于你们两个相对竞争力,是相对关系。”

“汇率浮动、汇率变化一定是大趋势,而且这构不成你没竞争力、你企业不行的理由,特别是逐步的波动,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面对着汇率每天的波动,人家都能够生产,当然还需要期货市场,包括对冲等手段,人家都活得好好的,为什么你不能做?这种保护,长远来讲是护不过去的。”樊纲说。

怎么能使我们的企业、就业能够不断消化升值所带来的影响,使经济相对更稳定发展呢?“相比之下还是小步升值比较可行,小步升值也不会产生过度的投机,调整幅度还可以更小一点,因为时间拉得更长,机会成本就高了。现在,连美国人也都承认这点了,都知道人民币需要升值,承认不可能一步到位,只要不断升值,当然他们提出更快的目标,一个月升1%。但这是由我们中国自己掌握的主权了。

樊纲对现场的听众说,中国目前这种状况是,你资产没有涨多少,但是你也不会突然一下子跌掉多少,这就是有泡沫和没有泡沫的差别,收益率低一点的增长和大波动的增长差别,他希望永远少一点暴富然后暴跌的波动。从宏观经济政策的角度来讲也是这样的趋势,就是怎么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

樊纲已是连续3次在上海理财博览会高层论坛上发表演讲,精彩演讲受到普遍欢迎,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座无虚席。

 

新闻动态

资助信息

研究成果
©2013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05081209号 | 京公网安备:10108006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