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公益活动信息公开研究成果相关制度English
首页 >> 樊纲:政府应避免福利陷阱 产业应升级而非转型

樊纲:政府应避免福利陷阱 产业应升级而非转型

2013-03-03 17:21:38

14日,我会理事长、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在第四届(2011)苏商发展年会上围绕“国际上究竟是怎么回事”、“中国经济将软着陆还是硬着陆”、“产业转型升级”等话题论述了《宏观经济形势下企业转型升级之路》。他特别疾呼,发达国家的福利泡沫是一个重要的教训,中国政府要避免掉入福利陷阱;产业的转型升级,则应更重视升级而非转型。

 

最大的教训是福利陷井

对于闹得正凶的美债、欧债危机,樊纲认为这不是“新危机”,而是2008年起的经济危机“第二阶段”,2008年是私人部门的经济泡沫破灭了,这一次则是公共部门的福利问题水落石出了。

“入不敷出的搞各种公共政策、福利制度,不计成本,不计收入,最后债台高筑。”樊纲指出,西方经济危机最大的教训就是福利陷阱。他认为,中国刚刚建立社会保障、医疗保障、养老金等福利制度,对于贫困阶层、农民等弱势群体,覆盖面也在加大。好事有很多要做,但怎么做到财政平衡、收支平衡,这些都要考虑好,应避免出现入不敷出的问题。如果不计成本的搞公共项目,最后公共财政就会闹危机。

樊纲表示,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社会制度比较成熟,但很多东西也因此很难改变。他介绍说,最近英国200万人大罢工,抗议改革养老金制度。这项制度建立于上世纪初期,当时人均寿命65岁,现在人均寿命85岁,养老金不堪重负就要想办法改变。但过去的福利突然没了,反对的力量就非常强。

这次危机下欧美国家的经济前景如何?樊纲认为不会有“二次探底”,但会“长期低迷”。他预计问题会在“熬”的过程中逐步消除,而这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

中国仍有望增长三十年

如果欧美经济长期低迷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樊纲认为,欧美虽然是中国最大的市场,但现在不会像2008、2009年那样出现外贸出口负增长。他指出,欧美经济不是负增长,它还有低迷的增长,欧洲零点几个百分点,美国会有二个百分点以上。而且,现在世界经济不光是欧美了,50%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70%以上的增长来自新兴市场国家,如:印度6%,阿根廷8%,印度尼西亚5%。这些大的新兴经济体能够持续增长,中国的外贸出口就能够实现增长。

“从各种增长的要素来看,中国理论上应该还有三十年的增长。”樊纲表示,绝大多数支撑过去三十年经济增长的因素都还在,另外,创新等过去没有或没发挥出的因素,也正在逐步积累、突显出来。

30年才转移了一半人,2.5亿农民转移为非农产业就业者。樊纲说,只有5000多万人口、2000多万劳动力的四小龙都可以有40年高增长,拥有13亿人口、将近8亿劳动力的中国,要完成就业、产业转移的过程,60年是起码的。

“要防过热、防泡沫。”樊纲认为,一切危机都是泡沫造成的。正在过热的时候,看起来都是好事,东西卖得火,挣钱容易。但过热后,就会导致经济下滑、企业破产、职工下岗失业。所以要调控,调控就是防止大波大动,让经济小波小动。他乐观的表示,中国仍有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也没有出现大的泡沫。他认为,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增速是跌了,但这是一个好消息,最好就是实现稳定在8%左右的增长。

产业应重视升级而非转型

重视创新,力推转型是如今的热门话题。“一个国家的产业取决于这个国家的要素结构。”樊纲对此态度坚决。

“能不能有创新,这是历史发展过程。”樊纲指出,中国十几亿人口,接近八亿劳动力,只能是低端的长期不放弃,高端的逐步开展工作。从皮鞋、袜子到飞船、导弹都做,才能解决中国的就业问题,才能解决中国的劳动力转移问题、工业化问题。

不能轻易谈转型,而应谈升级。 对于近年来“唱衰中国制造业”的现象,樊纲语气激动的说,这导致一些企业家看不起自己做的那点事,天天想着转型,这是一个教训。

樊纲认为,中国的一些企业,好不容易用二十几年在一个行业里积累了一些经验,好不容易有了一些核心竞争力,好不容易接近前沿开始有创新能力了。这时离开了原来的行业,重起炉灶转型了,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有核心竞争力竞争过别人呢?

“没有不好的产业,只有不好的企业。”樊纲指出,市场经济最终拼的是竞争力如何,而不是哪个产业好不好。转型的结果,就是企业不再专注、不再专业,从而失去竞争力。樊纲反复强调,“我坚决鼓吹专业化,坚决反对多元化。”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闻动态

资助信息

研究成果
©2013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05081209号 | 京公网安备:10108006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