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公益活动信息公开研究成果相关制度English
首页 >>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指出中国不会出现高额通货膨胀(权威访谈)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指出中国不会出现高额通货膨胀(权威访谈)

2013-03-03 14:28:33

“中国保持经济增长不是问题,甚至还有点偏热。”近日,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在第八届上海理财博览会高层论坛上预测,今年中国GDP增长可能会有10%左右。他还指出,当前的通胀主要是输入性通胀,目前中国不会出现高额通货膨胀。


  不需要全面严厉的紧缩政策

  “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通货膨胀风险,但经济还没有热到足够导致高通胀的程度。”樊纲认为,2010年中国经济没有2005年、2006年那么热,但GDP仍有望实现10%的增长,2011年GDP也会保持在8%、9%的水平。

  “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因素首先是企业投资开始恢复,其次是房地产投资的增长,而目前房地产投资增长在36%左右。”樊纲指出,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不一定就意味着房地产投资会出现大幅下降,房地产调控对投资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几个大城市,对二、三线城市基本没什么影响。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通货膨胀风险,但樊纲强调,中国目前应该不会出现高额通货膨胀。“很难用宏观经济的现状来解释中国目前面临的价格上涨,中国经济增长虽然强劲,但没有热到足够导致高通胀的程度。”樊纲认为,既然价格上涨不是由全面过热引起,也就不需要全面严厉的紧缩政策。

  目前主要是输入性通胀

  樊纲说,价格上涨也很难用国内食品市场供需来解释,今年仍是一个丰收年,秋粮达到历史最高产量,国内大宗商品供求关系较为稳定。“因此目前中国的通胀主要还是由国际粮价大幅上涨引起的输入性通胀。”

  此外,预期也推动了国内通胀。“美国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出台后,世界流动性增加预期就形成了,紧接着形成中国外汇资本流入预期,从而导致通胀预期增大,这也会影响国内价格,而这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输入性的。”

  樊纲认为,中国不会出现像2006年到2008年那样的(8%左右的)高额通货膨胀,一方面世界粮食涨价没有那时剧烈,而且世界经济流动性也没有那时强,因为世界金融泡沫已经破了。即便美国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流出的货币也不会很多,因为如今美国的货币周转速度已经大大减慢。

  流动性过剩有望控制

  “通过直接控制一些物价来抑制通货膨胀效果不大,微观上可做的事主要应该是查处打击囤积、投机,并设法增加一些商品的供给,更应该从宏观上进一步控制货币总量,并对低收入阶层进行适当补贴”。樊纲指出,通胀与流动性过剩有较大关系,当前中国M2总量和GDP的比率高达190%左右,大部分由外汇流入造成,“例如,企业、个人从国外带回1美元,央行就得收回去发出7元人民币,这直接导致基础货币增加。”

  如何解决流动性过剩?樊纲指出,首先就是进行“对冲”,即冻结一部分货币。这方面央行已经进行了很多操作。央行今年以来就已经连续3次提高准备金率,目前部分银行准备金率已经达到了18%。其次,央行还卖“央行票据”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拿着央票把人民币交给中央银行。最后,货币当局还采取了信贷限额的办法,这导致一些商业银行超额准备金增加,也相当于减少了流动性。据樊纲测算,几部分相加,大约发行出来的1/4货币是被“冻结住”的。
  樊纲认为,虽然18%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是世界最高水平,但中国与其他国家不一样。我国包括法定准备金在内,央行是对商业银行付息的。此外,我国商业银行享受着政府保障的3个点左右的存贷利差,总之,准备金率高一点商业银行当然利润低一点,但承受能力理论上比其他国家的商业银行是更高的。“还要注意的是,央行提高准备金率不一定就意味着紧缩,而是对冲掉因外汇不断进来而新增加的货币发行,以后外汇再增加若导致流动性过多,就还应进行对冲。”

  此外,与通货膨胀另一紧密相关的话题便是资产价格泡沫。樊纲认为,去年底今年初,我国少数大城市房地产市场形成了泡沫的趋势,而现在已经稳定住了,也不再拉动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了,这说明调控政策的主要作用已经实现了。樊纲强调,中国应吸取各国经验教训,严防资产泡沫,“特别是楼市泡沫,美国、日本经济就深受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害。”

 

新闻动态

资助信息

研究成果
©2013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05081209号 | 京公网安备:10108006867